一只废叉

想学着剪剪视频

【一八】司南

啊啊啊你终于产粮了喜闻乐见
太太好 太太辛苦了2333

一八专用小号:

简介:谍战AU,喜闻乐见的汪伪政府76号,私设八爷姓齐名桓字子巽


长度:中篇


CP:一八,极其隐晦的副四出没


写给 @一只废叉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


“齐秘书——处长叫你去办公室找他”


 


齐桓手里拿着他刚排队买来的芝香斋包子,还没来得及咬下第一口。


 


“团子你大早上的喊什么呀,没看见哥哥我这吃着饭呢吗”


 


团子是上海人,行动队的队员,偶然得知齐桓与特高课的课长本田一木是同学且关系甚笃,从此变成齐桓的小跟班。


 


团子赶紧降了音量,一边给齐桓的杯子里添了新茶,一边再道:“齐秘书您慢慢吃,边吃我边给你说。”


 


齐桓抿了口茶,示意团子开口


 


“今天一早,处里突然来了个张大队长,还拿着南京方面的调令,说是新成立了个特殊部门,具体工作保密,处里的人都传——”团子神神秘秘地停住话头,看了还看门口,把声音压低到气音,这才又说道“都传这张大队长是来抓内鬼的。”


 


齐桓咽下嘴里的包子,擦擦嘴站起身来,团子麻利地把齐桓的长衫褶皱抚平,又递上了他吃饭时搁在一边的圆框眼镜


 


“处长这次叫您过去,肯定是商量这个张大队长的事,我可听说这张大队长来者不善。”


 


“管好自己,少跟着人家嚼舌根,人家有背景你有吗,哥哥我教过你多少次了。”


 


“我这不是怕您在这机要处里消息不灵通会吃亏嘛,我就是留了个心眼听了听。”


 


齐桓打发了团子便去了处长办公室,推门时陆建勋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电报,看见齐桓进来,工工整整地折了报纸,示意齐桓坐在他旁边。


 


“处座,您急着叫我来,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

 


“子巽可听说了处里来新人的事?”


 


齐桓字子巽,桓本为木,便取了八卦中属木的巽为字,往常鲜有人提,只陆建勋凭着同乡同塾之情一直叫着


 


“正在吃早饭便匆匆忙忙被叫过来,还没来得及打听,不知是来了位怎样的新人?”


 


陆建勋知他怕事,故意装傻,也懒得拆穿


 


“今天一早刚接到的调令,丁主任身边的红人张启山张大队长被调来咱们处里,调查密码本丢失案,上面怀疑咱们处里有内奸。”


 


“可是那戴笠的得意门生张启山?”


 


“子巽——千万当心着说话。”陆建勋听到戴笠二字神色微惊,忙作势要去捂齐桓的嘴。


 


齐桓没想到这个张大队长还真的就是张启山,自己曾以翻译身份随日本使团到过南京,当时就是张启山带队接待,今天陆建勋把他叫来商议,八成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张启山相识,索性就主动提出来。


 


“实不相瞒,小弟与这位张启山张大队长曾打过几次交道,对他也稍有了解,是个青年才俊,此番来查,必能找出内鬼,处座不用担心。”


 


“张大队长的能力我当然相信,只是听说他为人冷淡,不喜社交,还望子巽能帮我牵个线,今晚松鹤斋,我做东你做媒,咱们给张大队长接风洗尘。”


 


齐桓嘴上应承下来,心中还有不解。自己与那张大队长不过泛泛之交,难谈什么交情,陆建勋以此为名就要自己一个小小秘书作媒有些牵强。


 


两人又闲聊几句,齐桓正要寻一借口脱身时,敲门声响。


 


来人是行动队队长周万。他急急推门而入似有话说,看见齐桓,堪堪止住了话头,微微欠身算是打过招呼。齐桓见他这样子肯定有什么话要避着自己,也不再多留。


 


待确认齐桓已经离开,周万才再次开口。


 


“处座,这个张启山自从跟着丁主任该换了门庭,就一直是丁处长的心腹,如今在日本人的问题上丁主任李主任闹得很不愉快您是知道的,这李主任对日本人是假意逢迎,丁主任对日本人又忠心的很。处座您是李主任提拔上来的,就算您一心为了主席为了政府,丁主任对您总归还是不放心。这个张启山来得突然来得蹊跷,处座您千万不能掉以轻心,保不齐……保不齐就是来顶替您的……”周万边说边观察陆建勋的表情,却见他笑意愈深,直笑得他毛骨悚然再说不下去了。


 


“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你和这个张启山曾经共事过,关系一直闹得很僵,现如今人家混成了丁主任身边的红人,你却只能跟着我一个小小的处长混,心里憋屈着呢。”


 


周万被戳中心中所想,又不知陆建勋此言何意,顿时冷汗直流。


 


“丁主任和日本人亲近,那丁主任的狗和日本人的狗想必也亲近,就让齐桓去会会那张启山吧“


 


出了处长办公室,齐桓顺道去张启山办公室那儿溜达了一圈,门口围了一圈想要攀关系的人,稚气未脱的副官正守在门口板着脸生冷地挨个拒绝他们。齐桓摸摸鼻子,自己去了恐怕也是自讨没趣,脚下未作停留,装作饭后消食又溜达回了自己办公室。


 


午饭后,齐桓想再去张启山那溜达一下看看情况,一开门却看见张启山站在门外,正举着手像是要敲门。两人皆是一愣,倒是齐桓先反应过来,忙做了请的动作,手轻扶在张启山背上将人带进屋里。


 


“哎哟,实在是太巧了张大队长,我正要去找您叙叙旧呢您就先到我这来了,快请进,快请进,只是我这也没备下什么好茶,还请张大队长不要嫌弃才是。”


 


张启山笑着进门,挥挥手,副官便拿出一个精雕细刻的木制食盒。


 


“齐先生,两年不见,你我又要共事了。上次看您喜欢南京的桂花拉糕,便特意从南京带来了一盒。”


 


两人寒暄的空里,已有不少人来往围观,这下全处里都知道张启山这尊大佛谁都不见却来单独拜会齐桓。齐桓忙接下食盒,心里一阵腹诽,这人和自己明明没什么交情,却做出一副老相识的样子来,八成是演给陆建勋看的。齐桓本以为张启山空降纯粹是因为上面的派系争斗,可如今看来,他这出戏演得这么足,自己反倒拿捏不准。


 


待齐桓将张启山迎进办公室,张启山身边的小副官将门关好自己继续在门外站岗。


 


齐桓听见门关上的咔哒声,心里微微一颤,眼前这人虽然在笑,总觉得他不怀好意。


 


“张大队长此来住在哪里呀,处里还空着几套公寓,虽然小了点,您也可以考虑权当周转之用。”


 


“我还没寻到合适的住处,不知齐先生住在哪里。”


 


“我独身一人,处里的公寓也就够了。”


 


“巧了,和先生一样,我也是独身一人,那就烦请先生告诉我申请的方法,今晚我就入住公寓。”


 


“这么点小事,我和总务那边说一声就好。”


 


齐桓心下后悔不已,怎么就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坑,以后要和这尊大佛成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,自己再怎么躲,麻烦事也要一波接一波地找上门来。


 


“今天陆处长在松鹤斋摆宴,为张大队长接风洗尘,您可一定要赏光啊。”


 


“既然处长做东那是一定要去的,只不过我初到上海,还没有配车,只好先麻烦一下齐先生上班下班能捎带一下我了。”


 


张启山说完又是一笑,齐桓满口答应,心里却老大不乐意,这人事事要和自己绑定,不知有什么企图。


 


商定好晚宴的事,张启山还不走,悠悠然坐在椅子上和齐桓聊东聊西,惬意自得的样子好像齐桓才是那个初来乍到的新人。


 


齐桓本来想等张启山坐厌了自己走,但这人哪里还有半点报道时冷漠的样子,每当齐桓想要终止当下聊的话题他总能又扯出个新的话题,一来二去竟是半点走的意思都没有。


 


这人笑起来只提右边的嘴角,连带着右眼也微微眯着,带了几分戏谑几分调侃。


 


齐桓实在是被他缠地烦了,起身倒茶时假意碰翻了一摞文件袋。


 


“哎呀呀,你看看你看看,光顾着和张大队长聊天,这上面交代的公事还没办完,我这个脑子啊,真是稍微装点事就满了,转都转不动。”


 


“也怪我,齐先生见识广,一聊起来我就忘了时间。”说罢勾起嘴角,薄唇细眉都带上了弧度。


 


是了,就是这个表情,齐桓有些忿忿。


 


这人笑起来总好像他心里知道自己所有的秘密,平白生出一点“你知我知”的暧昧来。


 
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45)

  1. 一只废叉一个正经产粮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你终于产粮了喜闻乐见太太好 太太辛苦了23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