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废叉

想学着剪剪视频

【一八】司南 (二)

心疼一下提心吊胆的秘书八
所以张大队长是来和好同志接头的?
这两天写了不少啊请保持这个更文速度乀(ˉεˉ乀)

一八专用小号:

简介:谍战AU,喜闻乐见的汪伪政府76号,私设八爷姓齐名桓字子巽


长度:中篇


CP:一八,极其隐晦的副四出没


写给 @一只废叉 


前文传送门:(一)


*行动队和特别行动队不是一个队


大家猜猜最后那个是什么点心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二)


 


齐桓本想慢点收拾东西,以便尽量避开下班的人流,可那张启山的副官一到点就跑来敲门。


 


“齐先生,队长让我来帮你拿东西。”副官微微一笑。


 


这一笑和他家张大队长有七分相像,不愧是是老狐狸带出来的小狐狸,齐桓心里再不满也只得把人请进办公室里。


 


齐桓硬着头皮收拾了半天也没收拾出什么来,只提了张启山送的食盒。小副官从他手里接过食盒,齐桓本还想推脱两句,却又被一个张氏微笑生生憋了回去。


 


单凭齐桓的职位没有配车,可他毕竟是处长的同乡本田的同学,处里等着巴结的人多了去了,总务科的李科长就批了一辆车每日接送齐桓。


 


齐桓不会开车,往日里都是团子开车接送,可团子刚拉开车门打算上车就感觉到身后一束灼人的目光。张启山的副官正笔直笔直地站在他身后盯着他拉开车门的手。


 


团子被他盯得发毛,又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位爷,只得求救的眼神抛给齐桓,齐桓皱着眉努努嘴让他自己开口问,团子哪里敢问,一张脸都皱成了核桃。张启山看到团子保持着拉车门的动作半天不动,还和齐桓两个人看来看去挤眉弄眼,没忍住笑。


 


“你也辛苦一天了,让副官来开车吧。”听到张启山的话团子长舒一口气,心中暗道这副官该不会是个哑巴吧,不就是想开车吗,出来不就行了。


 


 


团子刚送走了齐桓和张启山,正要去取自己的自行车,却看见陈皮坐在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上。


 


“还没走啊陈队长。”


 


陈皮招招手示意团子走近点,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给团子。团子伸手一接,听到里面银元碰撞的声音,忙把烟盒塞进口袋里。


 


“陈队长总是这么客气,有什么事您直接说不就行了。”团子心里对陈皮多有惧怕,陈皮虽然年纪不大但面冷心狠,原本在军统只是个小虾小蟹,自打投了南京政府来到76号,已经混到特别行动队的队长。


 


 


“齐秘书和张大队长这是去哪了。”陈皮懒得和团子客套。


 


“今天晚上处长请客,给张大队长接风。”


 


“那齐秘书怎么也去了。”


 


“听说齐秘书和张大队长是老相识了,关系不一般,这次还是齐秘书出面请的张大队长呢。这个张大队长真是不一般,就连他身边的那个副官,看着年纪轻轻的,也是个不好惹的主,陈队长你是没看见,刚才我——”


 


陈皮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,“回家去吧,以后好好干,有前途。”


 


团子听了陈皮的话,心里狂喜又不好表露太过,忙推着车低头快步走了。


 


“老相识,”陈皮将脚下的石头踢飞,“难道我就不是老相识了吗,张大队长。”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


 


酒桌上的张启山又是另一番样子,全然不似外人传的那般少言冷峻,也没有半点赖在齐桓办公室里的无赖戏谑,谈笑自如没有半分冷场。


 


“听说两位曾经共事过,这次启山兄特意申请要和子巽做邻居,想必二位交情不浅呐。留过洋就是不一般,子巽你快看看,你的朋友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啊。”


 


“当日在南京张大队长接待了我几日,现如今人家来了上海,我怎么也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的嘛,再说了,张大队长哪能一直住在处里的公寓啊,我已经托人打听着合适的房子,绝对不会委屈了张大队长。”陆建勋几次想试探齐桓和张启山之间的关系,齐桓越发觉得张启山下午那出戏是故意拖自己下水。


 


张启山听了齐桓的话微微挑眉,自己可没有要搬出去的意思,只是这话不好当着陆建勋的面说出来,便夹了一块鸭子将这话连同鸭肉一起嚼碎咽肚。


 


“启山兄此次来得突然,丁主任只交代此次任务保密,我也只好急急忙忙收拾了一间会议室出来给启山兄当办公室,也不知道启山兄有什么需要的,什么都没准备,心里一直惶惶不安,担心耽误了您的正事。”


 


“哪里有什么正事,这次的任务不过就是调查密码本丢失一事,丁主任知道76号人员成分复杂,调查起来劳心劳力,处长还要和那些破坏东亚共荣的军统中共周旋,我只是来为处长打打下手帮帮忙而已。”


 


饶是齐桓自认为精于人情世故,这一顿饭也吃得疲累不已,陆建勋每句话都话里藏话,想要试探齐桓和张启山的关系或者张启山此行的目的。


 


所以他瘫在车后座上一句话也不想说,可张启山似乎对此视而不见


 


“齐先生,处长很担心您嘛,还派人跟着。”


 


“要甩掉吗,佛爷。”副官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跟在他们后面的尾巴。


 


“心里没鬼甩什么甩,让他们跟着。”齐桓心情不佳地回话,说完后顿觉自己失礼,张启山虽然一副和自己很熟的样子,可毕竟人家是丁主任身边的红人,要是惹急了一句话告上去说自己是卧底,那自己还不是只有等死的份,于是忙坐直身子缓和了语气。“您不知道,自从密码本丢了以后上面逼得特别近,处里但凡有机会接触密码本的都要24小时处于监视中,这也是公事公办,您就别难为下面做事的人了。不过有您在,这内鬼肯定躲不了。”


 


张启山听了齐桓的话笑笑,冲着后视镜点点头,示意副官不用甩了。


 


一时间两人都没再说话,只听得汽车引擎声和橡胶轮胎碾过枯枝碎叶的声音。


 


安静中,齐桓想起刚才副官对张启山的称呼,想来想去没个结果,又觉得自己问出来的话显得太多事,偷瞄了一眼旁边坐得挺直的人,却被对方捕住目光,偷瞄变成对视。


 


“齐先生有什么事想问我吗。”


 


“刚才听副官叫您佛爷,觉得这个名字挺有意思,不知有什么来历。”齐桓硬着头皮问。


 


“也没说什么特别的,以前在军统的时候叫开的,我也不知道具体为什么叫我这个,大概是觉得我慈眉善目普度众生吧。”说罢展眉一笑,还拍了拍齐桓的腿。


 


齐桓被他这一笑,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心道,这名字起的好,您老人家可不就是普度众生吗,不知道送了多少人上了西天,见了真佛。


 


“佛爷,这名字不知我叫不叫得。”


 


“当然叫得,只是齐先生这样的人物才是世上罕有天上难寻,只怕张某要折寿了。”


 


齐桓推说了两句不敢,车已到了公寓楼下。


 


齐桓提着张启山送的食盒,身后跟着两手空空的张启山和拎着两箱行李的副官,张启山的公寓就在齐桓隔壁,三人在齐桓门口分别。


 


齐桓在沙发上随意一瘫,想理理这一天的事,却被隔壁拖拽家具收拾东西的声音搞得了无思绪,不禁想到自己以后都要和这个大麻烦绑定在一起,心下更是烦躁。他看到被自己搁在桌上的食盒,想起自己酒喝了不少饭却没吃几口,此时也有些饿了。


 


圆形的木盒里扇形摆了三样点心,是绿豆糕桂花拉糕和一种没吃过的,他拿起一个不知名的长条糕点尝了尝,咸甜酥脆,和南京其他的甜糯糕点很是不同,倒有些北方风味。


 


他被这不知名的点心激起了食欲,又拿起一个,刚咬一口,却看到夹层中好像夹着个纸卷。


 


他将纸卷展开一看,竟画着一只穷奇。


 


那穷奇,和那几百封烂熟于胸的信中落款,那只寥寥几笔张牙舞爪的穷奇分毫不差。


 


隔壁也再无杂音传来,齐桓怔怔瞪着那面墙,只想将那墙瞪穿一个洞来,好让那人给自己一个解释。

评论

热度(31)

  1. 一只废叉一个正经产粮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心疼一下提心吊胆的秘书八所以张大队长是来和好同志接头的?这两天写了不少啊请保持这个更文速度乀(ˉεˉ